早上打开热水龙头,烫烫的热水流入面盆,浸湿软化了硬硬的毛巾。水温微烫,手刚好能忍受的温度。水蒸气扑在脸上,忽然就想起了寒假回大嵩,早上和姐姐一起起床,走过院子,到门旁边的洗手间。大嵩的冬天特有的味道,水的味道也是。

忽然就能理解了那些回忆家乡的文章。这不是写给读者看的啊,是写给自己。只有自己有过的经历,写的时候,就是对自己的抚慰。

还没有在北京感受过冬天。

然后洗脸的时候忽然想到,选择怎么样的人生都是一样的啊。就算是百万富翁,抵掉他的压力,获得的幸福只有那么一点(为什么是正的,是因为凯文·凯利)。平凡地在小城市体会小幸福,也许总量和首富还差不多。压力少嘛,毕竟。

为什么说这个,是因为最近接管了利器的内容部分。感觉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