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想的两个话题。

新闻 app 与意外之喜

要做到有节制的惊喜,在一个 app 中,有两条实现的方法:第一点是由编辑筛选呈现,第二个选择是机器实现,写出一个人好的推荐算法。由人实现的例子是 Solidot、湾区日报以及各种传统新闻媒体,编辑需要挑选他觉得感兴趣的事物,然后交给读者;若是编辑与读者兴趣类似,有些内容读起来就会有「意外之喜」的感觉。

第二种极端是依靠一个好的推荐系统,一个好的算法。虽然这里「好」尚无定论公认,但烂算法就是那种会把人圈起来的算法:过度个性化的算法是渐渐你只能看到自己想看到的东西,你进入了一个 filter bubble。虽然现在已经有很多新闻、内容 app 都宣称自己有着「个性化推荐算法」,大多似乎还是基于协同过滤(和你兴趣相投的人还看什么),还没有用到特别满意的。

也许心目中理想的新闻 app 是像文件管理系统 DEVONthink——你可以搜到意料之外,但可能的确有关联的东西。这里的意外之喜是把两件看似不相关的东西连在一起。

但是 DEVONthink 终究是文件管理软件,用户是先有了要搜索的文件关键词,然后获取一列答案。在这个过程中思考是活跃的。换到新闻 app 中,也许很多人是漫无目的,而不是寻找什么。这样他们的思考活跃度可能会降低,很难在内容之中找出联系。而且,与当前这则新闻有关的内容很可能不是新闻,而可能是一则旧闻、一本书。这样一来这已经跳出新闻 app 的范畴啦,而是一个阅读 app。

就算对于编辑来说,由一则新闻展开一些好玩的联想都有些难度,不知道怎样的算法才能达到这种状态。

有关免费与商业

参加游戏古登堡项目的时候,有个问题是你对这个计划的未来怎么看?刚读完《阿特拉斯耸耸肩》后我第一感觉还挺反对这种免费的:你应该争取你劳动的所得才是。所以听说这个工作室后来以 1 元 / 千字的价格给别的游戏开发商提供中文本地化,一开始也是相当反感。

如何看待商业?这个想法在这四年里百转千回了好多次。虽然读的是商科,大多数思考还是来自外界的冲击,而不是课堂内的。怎么看待广告?在真正做项目的时候会发现,的确,我们需要广告才能活下去。它也不是洪水猛兽嘛。正是有了之后,我们才能让项目持续发展。商业是可持续发展的工具。

而同时,互联网早期的思路是免费和开放。正是因为这种黑客思维,才会有 GNU,才会有 Wikipedia 以及各种其他互联网工具。对于他们来说,免费是促进信息流通的工具,而信息流通是创新的来源,一切的来源。他们甚至是以共产主义的理想状态为目标:每个人都工作到边际效益为 0 的程度,其他所有共享。

这样来说,可以说是殊途同归?看起来矛盾的商业和免费其实最终目标都是可持续发展,让价值传递下去。一个理想模型可能会是:在某个领域早期免费更加重要,因为初期的发展需要信息无节制流通;当发展成熟,商业化必须跟进以维持正常运转。而作为游戏本地化领域早期的开拓者,让更多人无门槛地玩到一些好的国外游戏是古登堡计划的愿景。


最后推荐一个最近发现的好玩的站 U-ACG。是从轻芒杂志的日本动画频道上发现的意外之喜。先是看到他们的征文活动的题目笑喷了,「平常時在做什麼?有沒有空?要不要來寫論文?」,之后还放出了國立交通大學「電玩藝術分析」與「數位視覺文化」2017-2 的期末試題,题目很有意思,简直都可以出一本杂志了。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专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