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四毕业的这三个月,我去了轻芒。做了一些还没有上线的幻灯片内容,做了「科幻」和「初音未来」别册,写了一些微信文章。

从一开始满腔热血的决心,到中间迷茫,现在终于想通了一些。在离开之前,想要试着整理下。希望能对之后的自己有帮助。

为什么去轻芒

六月中刚刚从日本毕业旅行完,完全失去了工作状态。当时想着暑假要不直接在家学点什么,但是还是矛盾地投了些简历。

第一个收到的回复其实来自联想,投的岗位是「前端开发工程师」。但是很奇妙,job description 里面似乎对技术要求并不高1。因为面试在北京,所以决定在北京住一周,顺便和朋友聊聊。

在去面试之前,还是去找 Cris 聊了天。我很喜欢 Cris 和《离线》,所以对于她现在做的也很好奇;想着不知道能不能加入,贡献一些什么。

但是聊了之后,发现还是有一点没想好。当时自己不是完全新闻 app 用户。自己从来不看新闻,90% 以上的我都是看社交网络。就算是科技新闻我也完全不看。那时,我觉得自己似乎不能在产品设计层面提出任何有价值的信息。难道要只是去做个翻译?

同时,就像在上一篇文章中提到的,一个内容 app 要做到「有节制的惊喜」,似乎单单从「新闻」这种题材上是无法满足的。

与当前这则新闻有关的内容很可能不是新闻,而可能是一则旧闻、一本书。这样一来这已经跳出新闻 app 的范畴啦,而是一个阅读 app。

这时候,和 Cris 聊完之后不久,又和 Bob 聊了下2,他推荐说要不要去「轻芒」试试看,豌豆荚团队做的。那时候对于轻芒的了解仅仅是停留在范老师和许彬的利器采访。那次聊天也是我第一次下载轻芒 app,第一印象是看起来是一个很「女性化」的产品。

但是它是「杂志」啊!这是个承载了很多可能性的东西,但是《离线》没有成功做下去的东西。

当时还提到「光涧实验室」,Bob 也称其为「很有意思的东西」。感觉是一个「很有方法论」的团队。

给轻芒投了简历之后第二天就去面试了。

在轻芒做了什么,想到了什么

工具流和架构

进了轻芒之后,还是被整个线上工具流震惊了一下。虽然 Slack + Google Suite + Dropbox 在范老师的利器中就有被提到,但是看到井井有条的 Channel,打通一切的 Google Account 和简单的 Dropbox Paper 还是赞叹了一下他们对工具流的控制。

更加进步的是各种 guideline 文档都超详细。junyu 写的一些规划、愿景、评级机制、review 机制,之前的 brainstorm 也有记录。似乎每一个产品决定,你都可以看到它是怎么诞生、怎么发展,最后怎么完成的。一切都有迹可循。

内容组

我面的是内容组,最终进的也是内容组。

不过这个决定也有曲折。Bob 推荐轻芒给我的时候,说的是他们的「一起读」很有趣,「这就是前端可以发挥作用的地方呀,不仅仅是写网页。」(因为那时候聊到自己要面的联想前端)。

不过当时联系的是内容团队的人,所以我也面了内容岗。同时,我对于自己的技术也非常不自信。

那时候公司的架构还是 c-team 和 b-team,后来才变成内容、市场、设计和开发。看起来 c-team 里的职能从内容到研发都包含了;但因为编辑们的工作内容比较类似,我还是跟在内容组下面,进入了一个 6 个人的团队。

面对目标读者做内容

到轻芒之后,发现根据他们的方法论,我们其实是在面对读者做内容。他们对于目标读者有着清晰的画像:年龄、职业、爱好、典型的一天,通过大量的访谈,他们建立起了这样一个人设。

而这就是「离线」最大的不同之一。似乎「离线」对于读者没有预期,或者说,「离线」的目标读者就是编辑自己,或者「和编辑们的爱好很像」的一群人。3

而根据轻芒的人设,她们是一群「生活家」,喜欢的标题可能会是:「百元以内的好物,提高你的生活幸福感」。

这是我来之前没想到的。

我没想好怎么为她们做内容,甚至也不想做这样的内容。

「我没想到自己是来写公众号的」

接连着是一个小型崩溃。

一上来被分配到的任务是一周写两篇公众号。虽然当场我就很没出息地表示了「我有问题,可能接不下来」,但是仍然还是要做。

我是想来编杂志的啊……

一开始的主题是「兴趣-人物」,这和利器还有些像,但是落脚点是「兴趣」而不是「工作」。我想这是因为「兴趣」可以是一个「生活方式」。

现在回想起来,刚开始虽然不太知道怎么写,最后定的题材也还能接受:折折纸的物理学家、拍星星的人、电缆塔爱好者协会、铁道迷。我还挺喜欢这些人的。

让理想生活的样子清晰可见

第二次崩溃是在市场改了整个产品的 slogan 的时候,我们从「兴趣是一件简单的小事」改到了「让理想生活的样子清晰可见」。

Wait,我连自己的理想生活是什么都还没想清楚,如何传递给你们?这句话会出现在每篇微信的开头,黄色高亮加粗动态显示。它是一个很难解答的问题,而我接下来的内容能够回应它吗?

当时是看到这一段,有了一些启发。

出版于一九六零、七零年代的产品目录,作为一本实用工具在今天肯定是过时的,但它主张的生活策略不会过时。事实上,如果今天住在北京的妳谈及健康生活只能想到高价有机蔬菜或面向外国人的高级超市、并且认为自己种菜只是财务自由之后才能追求的爱好,那只能证明《全球目录》的信息就根本没有传递到中国。

我们可以很轻松地说所有工具在今天都可以轻松获取,说互联网彻底实现了 access to tools 的理想。但 access to tools 本身依然不是目标。商业和工具为现代生活提供了便利,但良好生活属于哲学范畴。若分不清两者,我们就会把快递送达的速度以及欲望被随时随地满足的速度等同于生活品质。

——答读者:如何读《全球目录》?

我仍然不认为那些「八家小众难挖掘的淘宝店」是良好生活的必需品。好吧,它可能是一些人的理想生活。

那怎么处理这个矛盾

要结束实习的一周前,和另一个人聊了下,才开始慢慢解开心结。

她已经在轻芒很久了。之前做过一段时间的内容,发现自己不是所谓的「生活家」,也很纠结于如何讨好目标用户。

于是她决定不做内容了,转向产品和 marketing。

——也是一种解决方法啦。

那么——

仍然觉得轻芒的总体方向是对的,愿景很好,我也愿意为之出力。

我们的确需要一个内容 app 来发现更好的内容,来探索更大、更美好的世界。我们也需要帮助创造者们生产好内容,帮他们更便利地获取回报。

如何做到呢?如何开头呢?我们都在摸索中啊。


  1. 后来发现,就是改全球联想官网…… 

  2. 这么想来自己运气真的很好> < 

  3. 忽然想到 leader 说,做内容的「最怕的就是自嗨」,自己做的很开心,但是读者都不看……这点现在还是存疑。先要自己做的开心,这是必须的呀。读者能不能开心可以慢慢找原因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