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了 Nintendo Switch,这是至今为止的人生中自己拥有的第一台游戏机。

不管是小霸王红白机或者电子宠物机时代,还是初中流行的的 PSP、高中的 PSV,在一波波掌机热潮中,每次我都只能从朋友那儿体验一下游戏的乐趣。(不过我就是这样在朋友的机子上玩通了寂静岭、空之轨迹、弹丸论破、Ever17 等游戏……)

但这次终于下定决心,买了。

🔛

上周末,在看 Future Interfaces 这门课的相关文章时,恰巧看到一篇讲 VR 的临在感(presence)1。其中提出了临在感的两种定义——不仅仅是你「存在于」一个虚拟的环境中,更是你能在那个虚拟「做事情」(Sanchez-Vives & Slater, 2005)2

就是「做事情」这个概念让我想到了游戏。

回想起我打游戏的时候,其实很少体验到「做事情」、「亲身参与」这种感觉,更多时候像个旁观者 3。打猎、做饭、生火、升级,这类 RPG 游戏我很少玩,因为不太擅长视角和跑动两个摇杆同时操纵。我至今玩的最多是文字冒险游戏,就算是空轨这类 2D RPG 游戏也很少玩。在过去的游戏经验里,我和游戏世界的交互很有限。

我很羡慕沉迷游戏的玩家,但是仍然没有一款(非美少女)游戏能让我深陷其中。

🏠

其中一个绕不开的原因是家庭教育吧?

「游戏是恶魔」,是我妈的家庭教育观点。沉迷网络和游戏是有问题的,这可能也暗中影响了我,让我觉得玩游戏不是个好孩子。不过现实生活中的身边又有那么多又玩游戏又聪明的朋友,也让我觉得玩游戏的人总是闪闪发光。

所以对于游戏,自己好像有一种叛逆的向往。

话说最近经常和一个朋友聊起「家庭对自己影响」的话题,她非常强调这一点。但在这之前家庭对于我的影响,甚至就像星座的一样没啥关联。在我的经验中,朋友对我的影响比家庭多多了。

不过也开始慢慢体会家庭对一个人的影响了。

✖️

同时也在想,我对游戏的不投入、不沉浸除了因为家庭带来的「玩游戏背德感」,是不是也因为一直没有一台自己的游戏机?

一直是租借游戏玩,「堂堂正正」地玩会是什么样的感受呢?

等玩通了《塞尔达传说》来聊吧。

  1. 顺便一提《离线》那篇《虚拟现实是如何讲故事的》 很帮助理解 presence 这个概念。 

  2. 这两天发现这和苏格拉底的「To be is to do」不谋而合。好吧,可能是谋而和。 

  3. 这又让我想到「腐女子」是一种作为旁观者,不用亲身参与的体验。庆应大学这门 MOOC: An Introduction to Japanese Subcul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