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已非昔日之她

About

叫林檎。在小学微机课,还在用标准 ABC 输入法的时候,每次打自己的名字 linqin 出来的第一个选项就是「林檎」,当时还不知道这个词语的意思,而且对第二个字没有什么好印象——左边是「家禽」的禽,感觉脏脏臭臭的,而且还和「擒拿」的擒特别像,这也不是什么好词。

后来多少接触了日语,还是从日语中知道了这个古汉语词汇。リンゴringo,读起来挺好听的。而且那时候非常喜欢《来自新世界》的早季和它的 ED1《割れたリンゴ》,总之在朋友间就叫苹果了。和椎名林檎没什么关系,但是最近开始听她的歌,喜欢她的唱腔,有一种很自由的感觉。


对自己的心理性别有过一段时间的迷茫。在虚拟世界中,我有意识地突破别人对于「女生」的固有印象,拒绝大多数女生中流行的话题,甚至会有意识地喜欢传统意义上男生喜欢的爱好(美少女游戏、动画、科技、编程)。这是一种拒绝承认女性身份?

最近从「自我东方主义」(self-orientalisation)找到了一点答案。

[w]hile Orientalism enjoys the mysterious exoticism of the Other, self-Orientalism exploits the Orientalist gaze to turn itself into an Other. It is something like declaring that Japanese possesses “the secret and ability to read the stereotype.” “Japan” is not an inferior Orient any more and, no less importantly, has become “pleasurably exotic” to the Japanese themselves. (1994: 70)

日本作为一个东方神秘国度是被凝视的「他者」,女性(或者说社会)是被男性凝视的「他者」。我会意识到我在表演一个别人想象的女性,我在把自己表现为「他者」,来展现一种我也能解读「男性眼中女性的刻板印象」的能力。这是一种对刻板印象的模仿和反抗。


也有很长一段时间觉得自己是偽物あかりん。从初高中大家开始用 QQ 空间开始,就不怎么「原创性」地探索自己,总是在模仿。这是逃避伤害最安全的办法,但是也是最糟糕的活法。

是《离线》改变了我。这是我第一次跳出父母和学校的负面影响,感受到意义。

「我」到底是谁?我不是桃果,我是苹果1

终于可以正视自己了。


Jekyll 主题 Kagami,感谢作者 Kamikat

  1. 《回转企鹅罐》的苹果也给了我很大共鸣。